<wbr id="vhhwy"></wbr>
<big id="vhhwy"><em id="vhhwy"></em></big>

    <sub id="vhhwy"></sub>
        1. <sub id="vhhwy"><address id="vhhwy"></address></sub>
          <em id="vhhwy"></em>

            信德海事網-專業海事信息咨詢服務平臺

            內貿船從欽州→上海途中擱淺沉沒,船東怎樣才能獲得保險金?

            一宗國內海上保險案件的系統解決和實務架構

            ——管轄|程序|證據|實體四柱法學入門之一

            任雁冰,15902025918

            [備注:本文為2021年5月10日海南大學課程“船舶保險案件實務架構”摘錄]

            A輪為沿海貨物運輸船舶,船籍港洋浦,船東為國內公司,在廣東一家保險公司購買了沿海內河船舶保險,保險期限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。


            圖片來源網絡僅供示意

            2020年5月1日A輪在從欽州駛往上海途中擱淺后沉沒全損。事故發生后,船東與保險公司產生爭議,協商解決不成,船東決定起訴。

            在此情況下,船東為了拿到保險金,需要系統地考慮哪些法律問題?

            首先,船東應該去哪一家法院起訴?這是管轄問題。

            其次,船東的起訴是否符合立案要求、如何繳納案件受理費、法院如何送達法律文書、審理、判決、如何上訴和執行等?這是程序問題。

            再次,船東怎樣主張和證明案件相關事實?這是證據問題。

            最后,船東能不能從保險公司拿到保險金、能拿到多少?這是實體問題。

            這些問題須系統地解決,即本案實務架構。須指出,本案沒有任何涉外因素,屬于國內案件,故不必考慮涉外法律規定,涉外案件實務架構另當別論。

            一、管轄問題:廣州海事法院還是海口海事法院?

            由于A輪是海船且擱淺事故發生在海上,故本案屬于海上保險合同糾紛。

            我國海訴法總體上規定海事案件由我國海事法院專門管轄,與地方法院進行區分。

            但我國海訴法沒有對海上保險合同的管轄法院作出特別規定。

            我國民訴法規定保險合同案件管轄法院為(1)被告住所地法院;或者(2)保險標的物所在地法院。本案中,如船東作為原告起訴,被告為廣東一家保險公司,那么被告住所地法院即為廣州海事法院。另外,本案保險標的物為A輪,而其登記注冊地為洋浦港,故海口海事法院也有管轄權。

            因此,廣州海事法院和海口海事法院對本案都有管轄權,船東可任選一家去起訴。另外上述“保險標的物所在地法院”有不同解釋,這里不展開。

            二、程序問題:從起訴到判決到執行怎么走?

            假如本案中船東選擇去海口海事法院起訴保險公司,先要向法院遞交起訴文書,經立案審查通過后,船東就要按法院通知要求預交案件受理費。

            假如船東由于疏忽未能在法院規定期限內繳費,按法律規定將會按自動撤訴處理,后續程序不必再展開。

            在正常受理后,海口海事法院會安排送達、開庭、判決、執行等程序。如果一方當事人不服海口海事法院一審判決,還可以依法向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;如果對二審判決仍然不服,還可以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。另外還有其他程序問題,各方當事人也應遵循。

            三、證據問題:A輪的價值等事實問題怎樣證明?

            假如本案中A輪擱淺全損后各方對A輪的價值存在爭議,應當如何舉證?

            2021年12月31日印發的《全國法院涉外商事海事審判工作座談會會議紀要》第72條“不定值保險的認定及保險價值的舉證責任”和第73條“超額保險的認定及舉證責任”等對此問題進行了相關規定。這屬于特別證據規則。

            至于舉證標準、證據形式、證據要求、質證、認證乃至于調查取證、證據保全等問題,則屬于一般證據規則,具體體現在我國海訴法、民訴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等法律文件中。

            總而言之,在A輪的價值等相關事實證明問題上,既要遵循特別證據規則,也要遵循一般證據規則。

            四、實體問題:船東能不能拿到保險金?能拿多少?

            本案中決定船東能不能拿到保險金、能拿多少的實體問題有很多,比如時效問題、保險利益問題、保險合同成立和生效問題、保險人免責條款問題、事故原因和責任問題、保險責任和除外責任問題、保險價值和保險金額問題、保險金理算問題等。這里僅提一下時效問題、事故原因和責任問題以及保險金理算問題,其他問題不再展開。

            (一)時效問題:船東在2022年10月1日起訴是否超過時效?

            本案中A輪擱淺事故發生于2020年5月1日。如船東在2022年10月1日起訴,距事故發生之日為2年5個月。

            按我國《海商法》第二百六十四條,“根據海上保險合同向保險人要求保險賠償的請求權,時效期間為二年,自保險事故發生之日起計算”。因此船東在2022年10月1日起訴已超過時效,喪失了勝訴權,除非存在時效中斷、中止事由,無權要求保險公司支付保險金。

            (二)事故原因和責任問題:船東是否有權要求保險公司支付保險金?

            船舶擱淺通常屬于船員駕駛船舶過失造成,這也屬于沿海內河保險條款明確約定的承保風險。因此,一般來說本案中船東對A輪擱淺造成的船舶損失有權要求保險公司支付保險金。

            但也會存在特殊情況,如英國最高法院[2021]UKSC 51號案就認定“CMA CGM LIBRA”輪擱淺就是因其航次計劃不適航造成,假如本案中A輪擱淺也是其不適航造成,且本案保單明確約定因船舶不適航造成的損失保險人不負賠償責任,那么船東還有權要求保險公司支付保險金嗎?原則上也不能。

            (三)損失問題:保險金如何核算?

            假如本案保險合同約定A輪保險金額3000萬元,但其保險價值為2000萬元,那么在A輪擱淺全損后船東是否有權要求保險公司按保險金額3000萬元支付保險金?

            按我國《海商法》第二百二十條,“保險金額由保險人與被保險人約定。保險金額不得超過保險價值;超過保險價值的,超過部分無效”。顯然A輪保險金額3000萬元超過了其保險價值2000萬元,按法律規定,超過部分1000萬元無效,本案保險金應A輪保險價值2000萬元確定。

            五、結論

            這樣一起國內海上保險案件以及其他國內案件全程透徹解決,并最終實現和保障當事人權益,在實務架構上須系統地考慮管轄問題、程序問題、證據問題和實體問題,是為管轄|程序|證據|實體四柱法學一種表現。

            任5,于廣州

            2022年5月12日

            熱門推薦
            返回列表
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            評價:
            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            Ctrl+D?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,全面了解最新資訊,方便快捷。
           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电影影院 - 品赏网